易觀:餓了麼市場份額不升反降 CEO王磊改口“不看市場份額”獨家

  • 來源: 驅動号 作者: 科技說說 2019-07-04/18:15 訪問量:
  • “去年因為競争,會更多看份額,今年我會看的更宏觀,更多看整個市場的增長率。”阿裡巴巴集團合夥人、本地生活服務公司總裁王磊在今年6月下旬接受36氪采訪時這樣說到。這與他一年前所說的“奪回50%市場份額”的态度發生了180度轉變,甚至表示“我們離這個目标在持續靠近,但份額已經越來越不是我們關注的核心。”

    對于最多隻管理過400人團隊的人來說,突然管理1.4萬個員工的餓了麼,王磊表示“沒本質差别”。但在經過收購百度外賣、被阿裡收購兩大重要事件後,原本應該瘋狂擴張的餓了麼,市場數據變化卻不如預期。根據易觀數據顯示,餓了麼在外賣市場的份額從2017年第3季度的48.8%,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43.9%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當記者問到王磊“去年阿裡說對于本地生活的投入是上不封頂,現在還是嗎?”,王磊的回答則是“不封頂是個決心,是戰略定力。”對于投入到底是不是上限,王磊沒有給與直接的回答。

    當然,市場補貼不是隻靠态度決定的。觀點前後不一,與餓了麼在外賣市場表現乏力、戰略執行出現失誤等因素有直接關系。

    易觀:餓了麼市場份額不升反降 CEO王磊改口“不看市場份額”

    觀點前後不一,餓了麼焦慮已現

    根據記者梳理的王磊近期的專訪與他去年的各個專訪說法相比較,其前後不一的觀點,已經開始出現在市場份額、競争、财報壓力等多個方面。

    在市場份額方面,去年8月王磊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餓了麼要搶占超過50%的市場份額。他認為,“餓了麼目前隻有一個重點,就是奪回市場份額。50%是競争的分水嶺,我認為到50%之後,競争的主動權就在餓了麼手上了。”

    同樣在去年9月17日舉行的阿裡投資者大會上,王磊再次強調市場份額,“50%市場份額我們之前說的很清楚,它不是夏季戰役的目标,沒那麼容易。我們也沒設一個時間表,我們期望在中短期内達到50%。”但在今年6月底王磊在接受采訪時話風一轉,表示市場份額不再是餓了麼關注的核心——餓了麼的市場份額始終未達到預期目标。

    在競争方面,王磊從強硬轉為“平和”。去年8月接受采訪時,王磊認為競争是好事,競争能激發出團隊的創新能力,對團隊而言是鞭策。而且整個行業的滲透率和增長還有足夠空間,尤其是品類和商家升級,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。

    他當時很強硬地表示,“本地生活服務平台這事,阿裡一定要做,和美團一戰輸不起,我不行就會換人做。”不過如今其在媒體專訪中卻稱,阿裡有可能找到更合适的本地生活公司高管嗎?王磊稱,“我特别期待”。但直到現在,還沒找到真正适合的人。

    在财報壓力方面,在被問及餓了麼去年底的補貼規模是每個月7-8億元人民币,這會對阿裡财報造成壓力嗎?王磊回應稱,“這個在财報裡體現不會很大,一個月幾億一年也就100億,這個是市場還處在投入早期。同時這跟競争對手有很大關系,看對方的節奏。”

    但現實卻是,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報及2019财年業績顯示,口碑餓了麼表現不佳。按照阿裡的說法,口碑餓了麼與大文娛的虧損規模相當,成為了業績的“沉重包袱”。

    同時,以外賣為主體的本地客戶服務收入增長非常緩慢。根據阿裡财報顯示,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一季度,阿裡本地客戶服務收入收入分别為人民币 50.21 億、51.59 億、52.66億。

    易觀:餓了麼市場份額不升反降 CEO王磊改口“不看市場份額”

    不升反降背後,與市場規律相悖

    對外賣企業來說,所占據的市場份額是展現自身發展态勢的硬性指标。如果市場份額能處于領先位置,那麼外賣企業就可占據更多的話語權和主動權。就連王磊在接受專訪時也表示,“到50%之後,競争的主動權就在餓了麼手上了。”相信這也是王磊之所以提出“搶占50%市場份額”的目标的原因。

    在餓了麼發展的曆程中,兩大關鍵時間節點分别是收購百度外賣、被阿裡收購。而從被阿裡收購後,餓了麼獲得了資源、資金等大力支持,不僅聯合星巴克進行深度合作,餓了麼的端口上了淘寶的黃金位,還下重金做市場補貼。不過從外賣市場份額的相關數據看,三者結合并未讓餓了麼市場份額一路高歌猛進。

    公開資料顯示,2017年8月,餓了麼收購百度外賣。根據易觀監測數據顯示,2017年第3季度餓了麼+百度外賣的市場交易份額占比為48.8%。而在2017年第4季度,餓了麼+百度外賣的市場交易份額占比為49.8%——數個月時間僅增長1%。

    在收購百度外賣半年多後,餓了麼被阿裡全資收購。易觀監測數據顯示,2018年第1季度餓了麼+百度外賣的市場交易份額占比為48.9%——比上個季度有所下降。

    今年6月27日,易觀發布《中國本地生活服務行業洞察2019H1》分析報告。報告顯示,2019上半年餓了麼+百度外賣市場份額為43.9%,相較一年多前還下降了5%。

    餓了麼在市場下沉過程中,往往是以補貼為先鋒,将三四線城市當作突破口。這樣的策略,在前期表現強勢。據餓了麼官方數據顯示,在雲南大理、佛山順德、河南新鄉、浙江紹興等城市,餓了麼口碑的市場份額均快速突破50%。

    不過在燒錢停止後,通常會引發“反彈”問題。以餓了麼内部認為是下沉樣闆的大理為例,在經過瘋狂燒錢補貼後,餓了麼在大理的市場份額得到了一定提升。但是在補貼降溫後,餓了麼在大理的表現一落千丈。

    大理餓了麼騎手無單可接,直言“被玩”了。因為訂單量減少,餓了麼在大理不斷調整制度,導緻騎手接單量下滑、收入暴跌。而且餓了麼大理代理商還被大面積清退,他們不得已拉橫幅來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
    在去年9月17日的阿裡投資者大會上王磊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“我的信條是堅決向上,首先我全力以赴,至于我做得好不好,是老闆的眼光,這怪不了我,老闆眼光不行挑了我。”而在今年6月下旬接受媒體專訪時王磊提到,“我的工作方式是在這個時間點我盡力,如果結果就是這樣,命不好我盡力了,我不太會悔。”

    〖科技說說〗由資深媒體人,前和訊網、21世紀網科技頻道主編劉勇創辦。專注于文娛、金融、新零售、智能科技等領域。


    贊(0)
    • {{item.nickname}}
      {{item.add_time}}

      {{item.content}}

      {{v.nickname}}
      {{v.add_time}}

      {{v.content}}

    驅動号 更多